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夏卡爾的禮物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2/7/10
「像一面鏡子,我想創造映像,反映夢想,反映演員與音樂家的藝術創造。我想提醒自己底下那些忙碌觀眾們的繽紛色彩;我想如小鳥一樣歌唱,沒有理論或規則;我想和今日的觀眾一同向加尼葉致敬,我們永遠和他在一起。」
雖然巴黎也有凡爾賽宮,只要踏進加尼葉(Charles Garnier)打造的歌劇院,就會明瞭這才是世上最氣派奢華的宮殿。鏤簋朱紘、山楶藻梲,都不足以形容劇院的畫棟雕樑。三十種歐洲各地搜羅而來的華彩大理石,千名工人耗費十年才完成的馬賽克拼花,加尼葉是建築師也是設計師,巧思無所不在,讓每一幅壁畫、每一尊雕刻,都有別出心裁的意義和故事。包得利(Paul Baudry)的繪畫,卡培歐(Jean-Baptiste Carpeaux)的塑像,巴黎歌劇院不只是無數偉大歌手、芭蕾舞星的舞台,更是活生生的美術館,偉大藝術家的聖殿。

而這巍峨聖殿,到了1964年,竟又添了一筆傳奇。

大廳圓頂吊燈之上,本是畫家Jules Lenepveu的希臘諸神彩繪,經過抽菸聽眾長年「薰陶」後終於黑黏損毀,最後巴黎市政府決定請大師夏卡爾(Marc Chagall,1887-1985)重新繪製。這是多麼重要又巨大的工程!夏卡爾將歌劇與芭蕾人物融入筆下奇幻色彩,在家畫了三年方大功告成:黃、藍、綠、白、紅,五個色區巧妙交融,《天鵝湖》、《吉賽兒》、《魔笛》、《鮑利斯‧郭多諾夫》、《崔斯坦與伊索德》、《羅密歐與茱麗葉》、《佩利亞與梅麗桑》、《達夫尼與克蘿伊》還有《火鳥》,夏卡爾將自己所屬的俄國偉大傳統,和法國的輝煌榮耀完美結合,甚至還將巴黎市景繪入壁畫。有人熱愛,有人不喜,但無論如何,這是充滿愛與情感的藝術瑰寶。因為夏卡爾,加尼葉歌劇院在二十世紀更添風華。大家來這裡聽歌劇、看芭蕾、看加尼葉的設計與巧思,更要看夏卡爾的經典手筆。

凡曾親眼看過這圓頂壁畫者,必然知道其篇幅之大、用心之深、費力之苦。然而當市政府要付夏卡爾費用時,大師卻道自己當年從俄國至花都,在這個城市學習甚多。巴黎滋養了他的藝術,而他永遠感謝巴黎對他的照顧——這幅壁畫,就當作夏卡爾送給巴黎市民的禮物吧!

昨天(七月七日)正是夏卡爾生日。讓我再一次感謝他的慷慨,也希望你若有機會去巴黎,無論如何,可要造訪一次加尼葉歌劇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