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真心話與大冒險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2/6/12
終於,我們能再聽一次梅湘《愛的交響曲》。
這是一出手就注定是經典的作品。作曲家博學多聞,對音樂有無窮無盡的好奇。不只鑽研西歐傳統,更深入探究東方素材。既能從古希臘與印度節奏中汲取心得,也廣泛理解爪哇、日本等東方音樂。1949年譜成的鋼琴曲《Canteyodjaya》(以印度音樂卡納迪克為名),就是梅湘研究印度音樂一百二十種節奏後的心得成果。而他於1962年訪問日本,接觸雅樂和能劇之後寫下《七首俳句》(Sept hai kai ),也是對日本的精彩素描。藉由這些多元素材,梅湘掌握並開展極其豐富的節奏天地,在二十世紀成為一絕。

不過論及東方素材對梅湘的影響,以梵文組合而得名的《愛的交響曲》(Turangalila-Symphonie),或許是最知名的代表——這是作曲家受中古歐洲「崔斯坦與伊索德」傳說啟發所譜,為大型管弦樂團、鋼琴獨奏與電音琴(ondes Martenot)所寫的十樂章、長達八十分鐘的交響樂巨作,其鋼琴獨奏讓人聽之目眩神迷,見之卻退避三舍。樂曲名稱為「Turanga」和「lila」二字合成,意義粗略翻譯可為「愛情之歌與喜悅、時間、動作、節奏、生與死的頌歌」。和華格納充滿孽緣慾念的同名樂劇不同,梅湘此曲是興奮喜悅的愛情之歌。天上地下的色彩,宇宙四方的聲音,所有能夠想像的效果,幾乎都被他寫進此曲。作曲家/指揮家沙羅年(Esa-Pekka Salonen),年輕時聽到《圖蘭加利拉交響曲》,甚至覺得「世上所有音樂都在其中,我根本不需要聽其他作品了!」不到四十就能有作品若此,梅湘也絕對足稱史上最偉大作曲家之一。

但也因為工程浩大,這幾乎是樂團音樂總監才動得了的作品。2008年梅湘百年誕辰紀念,倫敦演了三次《愛的交響曲》,就是由沙羅年/愛樂管弦 楊頌斯/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 拉圖/柏林愛樂這三組由總監親自領軍的組合。在台灣《愛的交響曲》由簡文彬指揮國家交響樂團,和鋼琴家羅玫雅、電音琴演奏家原田節於2004年首演。何其有幸也何其難得,相隔八年後,呂紹嘉將帶領國家交響樂團再度挑戰這部管弦巍峨大山,更請來演奏此曲超過二十年經驗的梅湘弟子,鋼琴家穆拉洛(Roger Muraro)再度訪台,可說是精彩保證。

「永遠記得九零年代在維也納第一次現場聽到此曲,像是跟著音樂上山下海,遨遊星際。奇異的音響,迥異於西歐傳統的語彙,尤其是眾多狂喜的高潮音浪,鑲上電音琴的『魔音穿腦』 與鋼琴的燦爛絕技,讓我被震得不能自己。曲畢看著年邁的梅湘親自上台接受如雷歡呼(斯人已去),這是我至今經歷過最難忘的音樂會之一。」呂紹嘉當年的聆賞經驗,其實相信也是所有人親聞此曲的感動。「這就是一首情歌呀」——作曲家說盡真心話,樂團開展大冒險。錯過這次演出,下次又不知何時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