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熊熊爐火照耀的黃昏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2/11/13
許多人總覺得,欣賞一首音樂作品,必須要先知道作曲背後的故事。若是沒有故事,大概就很難進入音樂,更遑論「聽懂」。
這當然是把音樂看扁了。畢竟如果音樂不能給予感動,非得透過一個故事,那音樂有何存在必要?老是透過文字來理解音樂,所理解的又哪裡會是音樂?

但對於接下來要介紹的這首曲子,背後的故事,唉,卻又是不說不行。

德布西年輕時(1887-89)曾經寫下一組《五首波特萊爾之歌》。這五首皆來自《惡之華》,音樂風格則顯然可見華格納的身影。「我崇敬華格納到了失卻基本禮儀的地步」──此時的德布西曾如此自嘲自己對這位音樂巨人的景仰,但他其實還是走出獨特的觀點。華格納主張「總體藝術」,而德布西的作品則如波特萊爾倡導的「感應說」,所有感官皆互相呼應,彼此融合為一,就像詩人在《感應》一作所寫的一樣:

…彷彿遠遠傳來一些悠長的回音 
互相混成幽昧而深邃的統一體, 
像黑夜又像光明一樣茫無邊際, 
芳香色彩音響全都互相感應。 
有些芳香新鮮地像兒童肌膚, 
柔和如雙簧管,綠油油像牧場 
--另外一些,腐朽、豐富、得意洋洋。 
具有一種無限物的擴張力量, 
彷彿琥珀、麝香、安息香與乳香, 
在歌唱精神與感官的熱狂。









〈陽台〉是《五首波特萊爾之歌》的第一首,詩作寫得卻是感情。半音階與全音階兩者對比,宛如陽台所區隔的內外空間,構思甚為巧妙。這是德布西的歌曲名作,至今仍深受喜愛。然而在近三十年後,德布西又重回這首《陽台》,情境卻完全不同。

那是1916年的冬天。歐陸燒著一次大戰烽火,物資格外短缺,民生必須甚至需要管制配給。當時德布西健康已差,苦於癌症。為了讓這位大藝術家能夠安然過得寒冬,向來賣他煤炭的商人Tronquin特地費心張羅,確保德布西能有足夠的溫暖。為了答謝,作曲家再度回到波特萊爾詩作《陽台》,以其中一句「熊熊爐火照耀的黃昏」(Les soirs illumines par l’ardeur du charbon)為題,寫成鋼琴小曲當成禮物。

這是2001年才發現的創作,因此要像巴佛傑(Jean-Efflam Bavouzet)和夏普凌(Francois Chaplin)近年錄製的德布西鋼琴獨奏全集才會收錄此曲,一般鋼琴家也難得演奏。布雷利(Frank Braley)於周三與周四的演出,將會是此曲的台灣首演。兩分多鐘的小曲,仍有德布西迷人的旋律,聲音真有觸動人心的暖意,卻也滿是戰爭冬日,對寥落現實的嘆息。

故事很感人,但德布西的音樂可比故事更精彩。熊熊爐火照耀的,是人間最真的溫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