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少年英雄名人技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3/6/24
七月1日和2日,鋼琴家伽佛利佑克 (Alexander Gavrylyuk)要和長榮交響樂團合作,兩天內彈完拉赫曼尼諾夫為鋼琴與管弦樂團所做的全部作品,讓愛樂者透過現場演出直接比較五曲風格異同。不僅藝高人膽大,更是太難得的好機會,足稱今年國內的音樂盛事。
在欣賞之前,我們不妨回顧作曲家本人的演奏。何其不幸,由於唱片公司的短視,拉赫曼尼諾夫終究沒有錄完他的所有鋼琴獨奏作品;何其有幸,他還是錄完了這五首協奏曲類的創作。所有文字,都不足以形容真實聽到拉赫曼尼諾夫演奏的震撼。不愧是足稱傳奇的鍵盤聖手,拉赫曼尼諾夫將譜上所有技巧苛求一一克服,光是圓滑奏就是罕見奇蹟。

而對筆者而言,真正後無來者的成就,或許還在他對塊狀和弦的掌握。由於擁有異常巨大且指間有肉的手掌,拉赫曼尼諾夫演奏起厚重繁複的和弦可說佔盡便宜,但能將令人望而生畏的和弦組成悠長旋律,且以優秀圓滑奏修飾抑揚頓挫,就不得不說是天賦加上苦功。

然而其最獨到之處,還在不但能完美彈出線條飄逸的動人旋律,更能在保持琴音優美之外,持續加壓力道以至極強,在樂句戲劇張力之巔馳騁千迴百折,再毫無痕跡地收放音量於無形。如此神秘的本能在第三號第二樂章中達到難以言喻的奇妙境界,留給後世鋼琴家難以逾越的高牆。

但請千萬別以為拉赫曼尼諾夫的演奏就是厚重。和想像相反,他的演奏不但「舉重若輕」,實際上也相當輕盈。當時鋼琴未若現今沉重,鍵盤反彈更快,拉赫曼尼諾夫自己用的鋼琴鍵盤也輕,所發展出的技巧也追求輕盈雅致。

他當然可以彈得重,但更重要的是能彈得輕。仔細聽第一號第一樂章結尾或第三樂章開頭,以及第四號第三樂章開頭,我們都可感受到拉赫曼尼諾夫的獨到輕盈魅力。

第二號第三樂章,他的演奏和詮釋更是輕得迷人,喜悅、歡暢、滿足,但不是沉溺。這不是沒有重量,而是沒有任何不必要的厚實。

更值得注意的,是拉赫曼尼諾夫在第一號第二樂章和《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第十八變奏的演奏風格:他的句法不只歌唱,更是「說話」。三連音與四連音並不平均等分,而充滿了語氣效果,琴音宛如朗誦,情感節制卻深刻。

擁有過人超技,兼具美麗音色,更能在音樂裡說話和歌唱──這是拉赫曼尼諾夫給我們的偉大功課。鋼琴演奏的藝術,絕對不只是快和大聲,而是如何表達情感、表現音樂。但錄音雖好,卻無法取代現場。五首經典兩天聽完,讓我們期待且祝福伽佛利佑克演出成功!

7/1、2 台北國家音樂廳伽佛利佑克演奏拉赫曼尼諾夫為鋼琴與管弦樂團作品全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