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古典音樂是什麼形象?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3/4/16
「以前熱衷於網路交友時,若是與網友相邀坦誠相見,最常聽到的評語就是:『你真的長得很像醫生耶。』模稜兩可,神秘莫測,聽了無不汗流浹背,彷彿有人要形容橘子的味道就說:『聞起來真的很像橘子唷。』」
詩人鯨向海——好吧,這裡不得不提他的另一個身分,精神科醫師,曾在散文中討論「聽聞眾女子論男醫師長相」的複雜心情。男醫師「應該」長得什麼樣子呢?他在文章裡引了西西在《哀悼乳房》中的說法:「醫師我也見過一些,有的像商賈,有的像屠夫。」那著名眼科醫師陳克華——好吧,此處也不得不提他的另一個身分,著名詩人與作家,顯然長得不像商賈或屠夫,甚至還曾在某副刊上登出自己的健美裸照。這會是大家對男醫生的想像嗎?面罩拿下來都是唐澤壽明?白袍一脫裡面盡見六塊肌?也是精神科醫生,也是知名作家的王浩威,面貌斯文而見淡定威嚴,卻顯然只有一塊肌,他又該被歸到哪一類呢?

但無論醫師長得如何,病患多得聽話。就算長得像屠夫(但屠夫又該長得什麼樣?),上了手術台,你也只好乖乖把自己當成一塊肉。可是如果牽涉到選擇與價值判斷,那就是另一番討論。畢竟「形象」背後所反映的,其實往往是刻板印象與偏見。比方說「古典音樂」和「古典音樂家」,在一些人心裡,就是要「優雅」,就是要「美麗漂亮」,就是要「矜貴有氣質」——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請不要聽巴赫,因為那音樂裡面更多是樸質堅毅;也請你不要聽莫札特,因為那旋律裡更多是七情六慾;也請你不要聽貝多芬,因為那聲響裡更多是掙扎內省;也請你不要聽蕭邦,因為那作品中常有國仇家恨;也請你不要聽孟德爾頌,因為那形式裡多見新奇創意……事實上,如果你是這樣想的,你最好什麼都不要聽,因為「古典音樂」絕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真正鑽研藝術,潛心修習的「古典音樂家」,也不會端個名媛貴婦、少爺公主的樣子給你看。他們是真實的藝術家,活生生有個性的人,而不是放在牆上的剝皮標本或搪瓷娃娃。

最近有經紀公司,以八家將造型為視覺主打,帶出海報上兩位天后女神級的音樂家演出訊息,海報卻以「和中正文化中心形象不符」為由被拒懸掛——我不確定兩廳院的形象是什麼(雖然我很確定,國家音樂廳,以及整個中正文化中心,明明就蓋得像一座廟),但以「形象不符」為由審查屬於言論自由範圍的海報內容,這根本是警總上身。或許我們應該慶幸,兩廳院已經法外開恩,沒有規定聽眾應該長得什麼樣子。不然像我這種顯然長得像商賈屠夫的,大概永遠沒有看表演的權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