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星期一

樂聞樂思/莎樂美是淫蕩女人嗎?


【聯合晚報╱焦元溥】即使已過了一百年,史特勞斯以王爾德劇本寫成的歌劇《莎樂美》,在台灣上演仍然成為轟動話題。王爾德筆下的莎樂美該如何表現,大家各有看法,導演對原著情節的更動,也在在成為爭論話題。
不過在此之前,我們不妨看看另一位大作家,福樓拜筆下的莎樂美—雖然在他的故事裡,莎樂美只是一步棋。
福樓拜在1877年出版小說集《三故事》,分別是〈簡單的心〉、〈慈悲修士聖朱利安傳奇〉和〈希羅底〉(Hérodias)。在最後一個故事中,福樓拜花了相當大的工夫考證當時政治局勢,小說也反映錯縱複雜的權力關係,更多有希律王和希律夫妻的描寫。希羅底是美豔但心狠手辣,為權勢和先生菲力離婚,改嫁菲力之弟希律王的角色。她和前夫生有一女莎樂美,想和希律王育兒卻未如願。此劇有馬斯奈的歌劇版本《Herodiade》,但和原著差異甚大,幾乎已是不同故事。
王爾德當然讀過福樓拜的〈希羅底〉,其筆下的施洗約翰也一樣咒罵希羅底,只是罵得反而比福樓拜含蓄。在這位法國前輩的小說中,約翰罵起人可是一發不可收拾(以下譯文出自麥田出版《簡單的心》):
「妳用喀喀作響的鞋跟迷惑他。妳發起情來像匹母馬。妳在山巔精心布置了閨房,作為奉獻妳身軀的祭壇!」
「神會奪取妳的耳環、妳的紫袍、妳的面紗、妳的臂環、足飾、妳前額的小金月牙、妳的眼鏡、妳的鴕羽扇、妳的厚底鑲嵌鞋、妳鑽石般的驕傲、妳頭髮的迷香、妳的七彩指甲、妳所有用來迷惑人心的手法,用盡天下的石塊,也不足以懲罰妳犯下的淫行!」
「將妳自己埋葬在塵土中,妳這個縱慾的巴比倫後裔!詛咒妳一輩子推磨坊去,解下妳的腰帶,脫掉妳的鞋子!放下妳的一切矯飾,站到河水的中央吧!如此世人將看清妳的無恥,妳的罪行將無所遁形!願妳哭泣到肝膽俱裂,連神也無法忍受妳罪惡的氣味!下地獄去吧!下地獄去吧!下地獄去吧!像野狗一樣餓死路邊吧!」
出言如此不留情,難怪希羅底想盡辦法要砍他頭。可是當我們仔細歸納王爾德劇本裡約翰對莎樂美的咒罵,卻發現這簧舌滔滔的傳道人,罵來罵去,就只是「巴比倫之女」、「索多瑪之女」、「通姦者的女兒」。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先知也會詞窮?
唉,約翰雖能預感「死亡天使的拍翅」,但他面對的莎樂美,無論如何都是一張純潔白紙。無論他口才有多好,除了出身,約翰又能說什麼呢?
而連先知都沒辦法罵的小公主,真的會是「淫蕩」和「色慾」的化身嗎?回到王爾德的劇本,我想你會有自己的判斷。

【2014/07/20 聯合晚報】http://udn.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