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唱快人生:黃昏湏盡歡 藍祖蔚

文章來源: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14/02/post-2783.html

quart6003.jpg
人生有夢且高歌,管他歲月風霜,欣賞《唱快人生(Quartet)》就讓天籟樂聲帶著你的耳朵和心靈前進吧。
很多演員都有導演夢,影帝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選擇了歌劇演員的故事,做為自己執導演筒的第一部作品,頗有三分膽識。

《唱快人生 Quartet)》是歌劇電影,亦是老人電影,全片以威爾第(Giuseppe Verdi)冥誕募款音樂會為由,安排一群退休的歌劇好手,再度站上舞台獻唱,全片以一張皺紋滿佈的臉開場,主角都是七十歲以上的老人,擺明了無意譁眾取寵,討好時下年輕主流,但是人情世故的嫻熟精準,卻夠讓影迷會心一笑。
quart6006.jpg 
正因為全片與歌劇有關,《唱快人生》安排以威爾第歌劇《茶花女(La Traviata)》的「飲酒歌(Libiamo ne'lieti calici )」做開場的第一首歌曲,就充滿了炫技巧思。

關鍵之一在於《唱快人生 》改編自Ronald Harwood的舞台劇,有關歌劇與角色的連結,都已奠定考據工程,關鍵之二在於達斯汀找到了Dario Marianelli來配樂。

Dario Marianelli1963年出生的義大利才子,看過2007年電影《贖罪(Atonement)》的影迷不會忘記他把打字聲溶入主題樂章的巧思(因為電影描寫的正是小說寫作與真實人生的交錯想像),他就以《贖罪》的音樂拿下了奧斯卡獎,至於2012年的《安娜卡列妮娜(Anna Karenina)》中,景片更動及人物串場的諸多聲響(例如公僕蓋章,用餐服伺)亦都與主題音樂合而為一,產生了虛實交雜的迷離效應,相當迷人。
quart6008.jpg 
《唱快人生》中出現「飲酒歌」片段有三個目的,首先,介紹環境:養老院裡弦歌處處,說明了這是不同於一般的音樂人莊園。

其次,帶出主題:老院生們正在努力排練,雖然有人五音不全,有人心不在焉,但是多數人樂在其中,也還能倚老賣老,靠著老臉來賣票募款,以保全豪華的養老院,讓他們得以終老於此。

第三,則是高手炫技。鏡頭沿著軌道推動時,不但讓人窺見了老人生活與唱歌情貌,連服務人員的清掃整理,甚至彼此的肢體互動,都踩著音樂的節拍創造了共鳴音響,舉手投足皆有戲,乒乓聲響皆天籟,這家養老院簡直是老人的天堂。

當然,「飲酒歌」的主要歌詞不是就在歌詠「對酒當歌」的即時行樂心情嗎?威爾第暢快的音符,伴隨著「Libiamo, libiamo ne'lieti calici che la belleza infiora」的歌聲,不就呼應著這群老人即使青春已然不再,還是願意引吭高歌,用歌聲代表酒杯,乾一杯再乾一杯的生命豪情嗎?
quart6002.jpg 
《唱快人生》的核心人物是老牌女星Maggie Smith飾演的歌劇紅伶Jean Horton,她曾是備受景仰的孔雀,臨老入住養老院,當然引發騷動,但她也曾是花心叛情的負心人,更尷尬的是她的前夫 Reggie (Tom Courtenay飾演)也先她一步入住其中,幾許恩愛苗,多少癡情恨,兩老之間的對話與互動,既有「參不透鏡花水月」的人性層次,亦有「夕陽無限好」的生命體悟,愛與恨的取捨分寸,處理得相當動人。

另外,再搭配時而失憶,卻又能像花蝴蝶般穿梭老去的Pauline Collins(她的功能有如紅娘),以及再無行為能力,只能靠一張嘴逞口舌之快Billy Connolly,再加上擅長詮釋兇狠獨夫角色的Michael Gambon (你不會忘記他曾擔綱演出的《廚師,大盜,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這群各有強項的老演員因此就嘰嘰喳喳地演出一場英國最會唱歌的四位歌劇好手,可不可能再度聯手唱出維爾第《弄臣(Rigoletto)》中著名的四重唱《美麗的愛神(Bella figlia dell'amore)》?.

quart6001.jpg《唱快人生》不想碰觸歌手老了,是否就該藏拙的現實難題,《唱快人生》碰觸的是「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的人生議題。巔峰歲月已是昨日風景,如今有緣相聚,何不在最熟悉的夢土上,擁抱最後的夕陽?想要老者安之,讓老人自得其樂,不算奢求吧!看著達斯汀.霍夫曼配合《美麗的愛神》的詠歎調逐一比對這些老演員的昨日與今日風景,你完全可以體會人生雖然「無計留春住」,但也不必「淚眼問花」,放輕鬆一點,只要還能引吭高歌,至少還可以乘著歌聲的翅膀,「亂紅飛過秋千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