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樂聞樂思∕舒伯特的力量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5/3/31
「我不喜歡比較,也不喜歡說最,」上週來台演出的寇瓦契維奇(Stephen Kovacevich),不只一次這樣回答。「我覺得太多人想得到這種答案。當然,如果你把槍口對準我的頭,問我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哪一首最好?布拉姆斯和貝多芬誰比較偉大?莫札特和拉威爾誰是比較好的作曲家?我或許—或許—會給你一個答案,但這實在一點意義都沒有。」寇瓦契維奇話中之意,其實還要更深。「人太喜歡分類,太喜歡比較,太喜歡排序,太喜歡用頭腦,卻忘記很多很基本,訴諸心靈的事。前些日子我和某鋼琴家說我最近聽愈來愈多拉赫曼尼諾夫,也正準備演奏一些他的作品,那人露出無法置信的眼神,覺得我是不是瘋了。對他而言,只有巴赫、莫札特、貝多芬這些作曲家才算偉大,才是真正的音樂。啊,我覺得這種想法完全是病態。拉威爾的《圓舞曲》和貝多芬《莊嚴彌撒》,哪一個比較偉大呢?我們不能問這種問題,因為我們需要拉威爾的《圓舞曲》,也需要貝多芬的《莊嚴彌撒》,它們給我們不同的東西。如果一個藝術創作夠好,比方說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我建議大家就閉上嘴,以充滿感恩的心來欣賞這些可遇而不可求的人類寶藏。」
我完全理解寇瓦契維奇的意思,而這的確也是我們常犯的毛病。因此當見面會上有聽眾問,「有鋼琴家說,舒伯特是音樂家最後的課題,您同意嗎?」寇瓦契維奇只笑著回答:「他是,但不會比其他作曲家更是。我們有太多最後課題了。」
話雖如此,我還是好奇,為何有那麼多鋼琴巨匠,人生最後都選擇演奏舒伯特?阿勞(Claudio Arrau)如此,霍洛維茲如此,李希特如此,還有最戲劇性的巴克豪斯—他在演奏會上心臟病發,勉強彈完舒伯特在內的安可曲就送醫急救,兩周後過世。為什麼要彈舒伯特?這位不到三十二歲即過世的作曲家,為何讓那麼多年紀大他將近三倍的作曲家,選擇演奏他作為和這世界的告別?
「我想這大概因為舒伯特是完全不需要用頭腦就可以欣賞的作曲家。這不是說他的音樂不需要思考,而是他的音樂直接敲在你的心上,你不需要任何準備就能被他打動,而你也能夠用他的音樂語言說任何事。」
即使不喜歡比較,也不喜歡說最,面對舒伯特,老大師仍是不得不承認,這位作曲家的純粹與神秘,或許是所有作曲家之最。下周另一位鋼琴大師白建宇又將來台演出,以全場舒伯特和大家敘舊。這會是我們所能聽見,最精粹傑出的鋼琴演奏藝術之一,歡迎大家為自己預約一晚感動。
白建宇鋼琴獨奏會
4/6 19:30 中壢藝術館
4/8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