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幻想,苦戀釀成的酒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2/7/3
「確知了他的愛遭受拒絕,藝術家服下鴉片自殺,卻因劑量不足,陷入充滿怪異景象的幻想。他夢見自己殺了愛人而被判刑,被帶往斷頭刑場,目睹自己被處決。當他哭喊乞求原諒時,麻醉又產生效用。他想躲藏卻又不能,像個旁觀者看著自己死亡。隊伍依進行曲的聲音前進,那聲音時而嗚咽、時而兇猛、時而華麗、時而嚴肅。笨拙拖沓的步伐,直接進入最吵鬧的喧囂。在進行曲的尾聲,固定樂思的最初四小節再度出現,像是最後一瞥對情人的回顧,最後又被致命的一擊所切斷,人頭落地。」


1827年9月11日,法國作曲家白遼士在巴黎欣賞莎士比亞《哈姆雷特》演出時,深深為擔任女主角的愛爾蘭演員史蜜遜(Harriet Smithson)著迷。從此他用盡心機一親芳澤,不只學習英文,還安排作品在佳人面前演出,也試圖寫信示愛。可惜去信無回,努力徒勞,作曲家飽受單戀煎熬,越是朝思暮想,就越是失落心傷。

這段堪稱西方音樂史上最著名的苦戀,最後讓白遼士譜出《幻想交響曲》,成為他痛苦與熱情的出口:此曲最特殊之處,在於運用了「固定樂思」(idee fixe)。這個詞在精神醫學中,是指強迫性反覆回憶之症,可翻譯成「執念」。但白遼士將此概念用於音樂,就成了貫穿樂曲的「固定樂思」,在《幻想交響曲》當然是指朝思暮想的史蜜遜。無論在和聲或體裁,此曲都是劃時代的經典。而作曲家以大量文字解釋音樂寫作,更成為浪漫主義標題音樂代表,是那狂飆反叛古典主義時代的經典記錄。

全曲五個樂章,隨音樂開展,幻想也越見癲狂。第四樂章是鼎鼎大名的〈斷頭台進行曲〉,作曲家自稱此曲乃一夜揮灑而成,就其樂想而論,就算不是出於一夜,這樣揮灑自如又一氣呵成的筆法,確實是旺盛創造力下盡興盡情之作。我們聽到張狂喧囂的刑場進行曲,行刑的戰慄恐怖,旁觀者的興奮鬨鬧,以及刀下頭斷的具體摹寫。之後的終樂章〈巫魔會夜夢〉(Songe d’une nuit de sabbat),其鬼哭神號、魑魅魍魎群魔亂舞,更展現作曲家最豐富放肆的想像。能有此曲流傳,就算白遼士不寫其他創作,他也足以名列偉大作曲家。

現實生活中,白遼士雖然迷戀史蜜遜,情感仍有他屬。幾經波折,他還是在1833年10月3 日得償宿願,和史蜜遜在巴黎英國大使館成婚。只可惜兩人感情並未因婚姻而長久,七年後就以分居收場。感情如露如電、癡戀夢幻泡影,幸好藝術終究超越一切,我們還有《幻想交響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