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鋼琴大走音 國家音樂廳怎麼了?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4/4/15
本月4日鋼琴家紀新(Evgeny Kissin)來台舉辦獨奏會。演奏非常出色,但作為聽眾,下半場卻聽得痛苦異常,到安可曲簡直不知道在聽什麼。
是的,繼去年發生鋼琴家艾德曼(Sergei Edelmann)和伽佛利佑克(Alexander Gavrylyuk)的大走音事件之後,不到一年,國家音樂廳又發生鋼琴大走音,而且走音到根本難以欣賞的離譜事件。鋼琴當然會隨演奏而走音,但走音到這種程度,大概很難在其他場館找到先例。

這次走音的鋼琴並非新琴,而是舊琴660,而這又暴露出國家音樂廳鋼琴規畫上的另一離奇問題。

三月初王羽佳來台演奏協奏曲,但距排練完到上台前這一個多小時,她在後台竟然沒有演奏型鋼琴可練。找來找去,就只有芭蕾小排練室的一架小型演奏琴(baby grand)。「你們琴房有那麼多琴,為什麼後台連一架演奏琴都沒有呢?」如果音樂廳設備不足,缺少鋼琴,那其實情有可原,但國家音樂廳琴房現有八架可選,還向來以可選鋼琴眾多「自豪」(對比日本Suntory Hall和Tokyo Opera City Concert Hall,兩處大小廳各有兩架史坦威可選,加上一架貝森朵夫;倫敦南岸中心大廳Royal Festival Hall有三架史坦威可選,小廳Queen Elizabeth Hall有兩架,最小廳Purcell Hall僅一架),但排練室卻沒有演奏型鋼琴可供使用,於情於理都很難讓人接受。

上述兩項,其實互為因果。因為被紀新彈到嚴重走音的鋼琴660,正是原來放於排練室的練習琴,現在因故調為演奏琴,結果不但導致排練室沒有演奏琴,也再度發生演奏會大走音事件。鋼琴不好,問題可能出在琴、出在人或出在管理與制度。很顯然這次演奏會大走音事件,場館缺乏專業的規畫難辭其咎。

在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成立記者會上,馬總統提醒文化部,「一方面要有世界級的硬體建設,但也要培養世界級的消費人口。」我不知道「世界級的消費人口」要如何定義,但就現實來看,光就如此鋼琴管理,兩廳院距離世界級的硬體建設,實有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距離。僅是花錢購買,並不能確保演出琴品質良好。兩廳院持續推出節目策劃固然可喜,但若連最基本的設備都持續出嚴重狀況,當務之急,或許應是踏實本分地從頭檢討,就制度或人員審慎並積極思考,扛起演出場館應有的責任。基本做不到卻奢論偉大擘劃,那是務虛而不務實,高談空話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