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薩洛的鋼琴偶像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3/3/5
今天晚上,法國鋼琴名家薩洛(Alexandre Tharaud)將在台中中山堂舉行獨奏會,曲目包括貝多芬《熱情》奏鳴曲,和他自己改編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第四樂章。獨奏會下周三晚上則移師台北中山堂,而下周五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和台灣弦樂團合作巴赫兩首鍵盤協奏曲。除此之外,他參與演出的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愛慕》(Amour)也將在台灣上映。音樂會與電影互相輝映,是本地樂迷影迷的好消息。
薩洛有偶像明星的外貌,演奏也為人稱道。但他自己也有心儀的大師。當然,他喜歡的鋼琴家很多,但不得不提的,或許也讓很多人感到意外的,是蘇可洛夫(Grigory Sokolov)和波哥雷里奇(Ivo Pogorelich)兩位巨擘。「他們兩人不只是大鋼琴家,更是大藝術家。很多鋼琴家演出很炫,但炫完了之後,其實什麼也沒能在聽眾心裡留下來。但蘇可洛夫和波哥雷里奇絕對不是這樣。論技巧,這二人都是世界頂冠,但更重要的是當你聽或看他們的演奏,你會發現,那感染力是何其強大,你會被他們帶到另一個世界,被他們完全催眠。他們的演奏總是讓我深受啟發,而我也希望在音樂會裡,我也能夠向他們看齊,讓聽眾在音樂中忘了自己。」

不只是藝術觀,薩洛從蘇可洛夫的演奏中,還得到技巧的思索。「我希望我講這話不是冒犯,但……蘇可洛夫的身型真的很奇特。我不確定那是否合適演奏,但無論如何,他開創出屬於自己的技巧,而那技巧又是那麼完美神奇。我不喜歡我的身體:我的手臂太長了,很不好施力,我的手指也沒有什麼肉,要彈出好音色得格外努力。可是蘇可洛夫讓我明白,無論身體是什麼形貌,鋼琴家都可以善加利用。有多少阻礙,其實就是有多少可能。很多人年輕的時候身體靈活,可以運用十幾種不同的技巧,十幾種不同的施力方法和觸鍵。可是如果不懂得開發,那最後也就只剩一、兩種方法,無論彈什麼曲子,面對什麼鋼琴或場地,都用同一種方法。這其實是懶惰。

蘇可洛夫不只找到自己的方法,還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蘇可洛夫之聲』,好像有無窮無盡的技巧可以運用。說實話,這麼多年過去,我還是不喜歡我的身體。可是我現在把每一次演奏,都當成和自己身體的對話。因此我每天練琴都有新發現,也從新發現中累積出新學習。」

無論技巧或音樂,希望薩洛的演奏能夠帶給台灣聽眾靈感與啟發,期待他的精采音樂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