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退步原來是向前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3/3/12
下周末鋼琴名家巴佛傑(Jean-Efflam Bavouzet)要再度來台演出,曲目有精彩的法雅《西班牙花園之夜》還有巴爾托克第三號鋼琴協奏曲,合作的是老搭檔呂紹嘉和國家交響樂團。他們在2007年就演出過巴爾托克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詮釋令人讚嘆。這次要帶來第三號,自然讓人格外期待。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是巴爾托克的天鵝之歌,更是二十世紀最通俗的鋼琴協奏曲之一。不管是有心欣賞巴爾托克音樂或是欲擴展音樂視野的愛樂者,本曲都是必須欣賞的鉅作。
通俗雖通俗,很多人卻批評這首曲子——的確,和頭角崢嶸的前兩首相比,第三號真是太傳統又太好聽,是作曲家「退步」又「妥協」之作。但我們不得不體諒巴爾托克:那時他已患白血病,自知來日無多,不可能再以自己的超絕琴藝為作品首演。

他也終於承認,他的協奏曲在技巧上實在太過艱深。如果這最後一首鋼琴協奏曲是給妻子最後的禮物,也希望妻子能夠演奏,先決條件就是不能寫得太難!是故,第三號鋼琴協奏曲並沒有刁鑽磨人音塊層疊,反以流暢清麗的線條交織出夢幻般的旋律,可謂是視鋼琴為打擊樂器的巴爾托克作品中罕聞的異數。

順應著技巧面的簡化,巴爾托克在作曲手法和情感上也返璞歸真,回到古典和匈牙利風情。他不但用了匈牙利民俗音樂的形式(第一樂章第一主題是以十九世紀匈牙利「verbunkos舞曲」的形式寫成),更將民間音樂的和聲、曲趣和旋律感皆運用於這首協奏曲中。而第一樂章和第二樂章的形式與句法,更被許多音樂學者稱為是「莫札特式」的風格,後者後段甚至藏著一段神似巴赫的二聲部旋律,以巴洛克和古典的簡潔純淨來表現千言萬語的內心世界,又以如此現代的音響呈現,可說是隨心所欲的大師風範。

也就在這第二樂章,我們聽到巴爾托克最感人的手筆:透過音符,他在前段夢回匈牙利家鄉,以無比溫柔寫下絃樂呢喃,但中段竟猛然一轉,瞬間幻化為大自然的奇異聲響。據作曲家之子所述,這段音樂是巴爾托克在夜晚聽到鳥啼順手記下的。然而,我們能聽到的不只是鳥鳴,絃樂細微的震音是蟋蟀在歌唱,鋼琴的琶音是土地的涇流,淙淙周折於花草石岩之中──啊,這怎能說是退步,而是登峰造極的爐火純青!

都說此曲不難,但真要彈好,也還是很不容易。巴佛傑的音色澄亮透徹,技巧嚴謹扎實,就準備在驚奇中迎接感動,欣賞他的頂尖詮釋吧!

3月17日(周日)晚上19:30

NSO【暮光草原】音樂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