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星期一

樂聞樂思/烽火見人心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4/8/5
周五晚上,看完所有新聞之後,我挑了一本從未看過的克莉絲蒂推理小說,回到房間閱讀。
為什麼讀書?因為需要沉澱。為什麼讀推理小說?其實說不上來。只知道看到那麼慘痛的畫面,那麼多或悲傷或感人的故事,思緒亂到極點,我必須靜下心想想,這個搭高鐵一個半小時可到,諸多師長好友居住的大城,我能夠為高雄做什麼。

同樣在周五晚上,在《逆光飛翔》男主角,鋼琴家黃裕翔的臉書頁面上,貼了他演奏由Ryuji Enokida作曲的《同一個天空下,同一個星球上》,「以音樂送暖,為高雄氣爆區災民祈福」。隔天早上,陳樂融、黃建為、韋禮安、徐佳瑩和蘇打綠阿福共同創作製作的《烽火》也上線,除了安慰,也提醒我們在地球的另一邊,巴以衝突日日死人,數字不斷上升,至今沒有和解跡象。別以為那離我們很遠:「全家表示,水蜜桃霜淇淋的原料是使用地中海沿岸莊園栽種的水蜜桃,並在以色列加工處理」--是的,超商熱賣的霜淇淋,來自沾滿鮮血的土地。我們慶祝甜蜜七夕,誰又知道什麼成就了你掌心的冰?

但無論是鋼琴獨奏,或是溫情歌曲,我想這些音樂人全部知道,能做的其實終究那麼少—音樂擋不了飛彈,甚至也不見得能讓你思考手上的霜淇淋,是否助長了巴勒斯坦的死亡—但無論能力何其有限,他們仍然願意在自己的崗位上盡一份心力,誠誠懇懇、安安靜靜地盡一份心力。

這是現實,但也是榜樣。別以為如此謙遜是理所當然。面對巴以近年來死傷最慘烈的衝突,巴倫波因在「東西會議管弦樂團」(The 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的網頁上發了聲明,結論居然是稱讚這個自己和薩依德所建立的團體是「所有人希望的燈塔」—啊,你能想像黃裕翔會這樣形容自己的鋼琴演奏,或陳樂融、黃建為、韋禮安、徐佳瑩和蘇打綠阿福如此誇耀自己的歌曲?我從來沒有否定藝術的價值,特別是音樂能給人的支持,但那是退回本心,訴諸內在的精神力量,絕不該成為自我宣傳的工具。

一邊是馬上破五億的愛心捐款,另一邊則是提醒詐騙的網路通知。有人出錢出力,有人趁火打劫,災害讓各種人性現形,也使人更了解自己。面對遠方戰爭或家園災禍,你可如白羅神探冷靜理智,也可如瑪波小姐感性溫暖,但無論如何,你一定可以做些什麼。

一切祝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