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樂聞樂思/寬以待人,不忘嚴以律己】

聯合晚報焦元溥2013/1/15
去年底鋼琴名家葛拉夫曼(Gary Graffman)來台演出,接受某友刊訪問。
計畫採訪的記者,非常認真,卻也非常緊張。認真是指,她在訪問前不但讀完了葛拉夫曼的傳記,來了記者會和音樂會,訪問了葛拉夫曼的學生,甚至還去聽葛拉夫曼學生的演奏;緊張則是,她一直覺得自己不是音樂專業,對古典音樂也不熟,很怕問出蠢問題打擾大師。
我一直告訴她不必緊張。所謂心誠則靈,只要夠努力,訪問一定會有好成績。況且我其實非常期待,因為很多問題我不覺得需要問,但鋼琴家很可能有出人意料的答案,若能聽到也是受惠。
果不其然。記者問葛拉夫曼,在手傷之後,是否考慮從事指揮——這就是我完全不會問的問題,因為我知道他對東亞藝術是那麼有興趣,「想當然耳」會把時間花在音樂以外的事。
但鋼琴家的回答卻意外地精彩:
「我回寇帝斯音樂院當院長後,的確有好多人邀請我指揮,但我都婉拒。直到有次聚會,我那時醉了,根本不知答應什麼,直到音樂會廣告印出來我才知道自己要指揮!」
所以,葛拉夫曼居然有指揮過呀? ——
「我那時還真努力準備了一陣子,仔細設計曲目,後來選了一首海頓的交響曲,然後找自己的學生擔任協奏曲獨奏。等我都聯絡好,開始準備音樂會的時候,我就決定取消了。因為我想到指揮大師賽爾(George Szell)。」
「賽爾是一位對於他指揮的曲子,你考他任何一個聲部,比方說某曲子的第二樂章的第二單簧管,他可以立即在鋼琴上把那個聲部彈出來。不只交響曲,我和他合作的每一首協奏曲,他也是這樣準備,每個音都知道在哪裡。」
「賽爾是音樂大天才,但他一樣得努力,一首交響曲沒有苦修到這個程度,絕對不會出手。而我以前演奏一首海頓奏鳴曲,雖然可以一、二天學會,但真正要上台,也是得琢磨三、四個月。」
「指揮海頓交響曲,看看譜、打打拍子當然很簡單,一、二天可以搞定,但我當鋼琴家都不是這樣準備。現在要做指揮,我覺得我也該像賽爾,要準備到每一個聲部都了然於心。可是我是音樂院院長,事務繁忙,沒有時間準備到賽爾準備曲子的程度。既然如此,那我不敢上台,最後還是請別人代打。」
提起往事雲淡風清,但說說笑笑中,聲音裡卻是從不妥協的堅持。葛拉夫曼對學生都說好話,永遠慈祥地鼓勵。但寬以待人,他仍嚴以律己,深愛中華文化的他,果然為論語這句做了最實在的註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