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6日 星期四

樂聞樂思/「水怪」、「玉芙蓉」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5/4/14
一提到德沃札克,愛樂者必會想起他的《大提琴協奏曲》和《新世界交響曲》,後者的第二樂章更以「念故鄉」進入通俗文化,堪稱家喻戶曉。做為捷克作曲家,德沃札克吸收新知也熱愛鄉土。在他最好的作品裡,我們總能聽到不可思議、兼具美麗與深度的精彩曲調,以及巧思與平衡兼具的適當呈現與處理。
《新世界交響曲》是他的第九首交響曲〈當年出版時是第五號,有四首並未出版〉,但作曲家並未落入「九號魔咒」,而是他在《新世界》之後就不再創作交響曲,反而寫起交響詩。或許這正是民族情感使然:結束紐約教學後,回到故鄉的德沃札克更想以民俗故事創作,而他寫下的《水怪》、《午時女巫》、《金紡車》和《野鴿》四首管弦敘事詩,展現老練嫻熟的筆法和樸實誠懇的音樂,成就不輸其交響曲,絕對值得愛樂者一聽再聽。

《水怪》的故事若和《金紡車》加在一起,就很像我們熟知的「蛇郎君」,只是波希米亞傳說更為現實殘酷。德沃札克的寫作非常「具體」,幾乎就照著敘事詩脈絡譜寫。當年維也納愛樂演出時請作曲家解釋樂曲,老實的德沃札克還真的回信逐一分析如下:

─水怪〈長笛旋律〉在湖邊唱歌縫衣,說自己的婚禮就要到了。

─少女的媽媽〈小提琴〉做了惡夢,要少女〈單簧管〉不要去湖邊。

─少女不聽媽媽的警告〈雙簧管與小提琴〉,跑到湖邊洗衣服,被水怪抓走。

─悲慘的水下生活。

─少女對自己和水怪生的孩子唱搖籃曲〈長笛和單簧管〉。

─水怪被歌聲激怒。少女要求回到岸上探望母親。爭吵後水怪答應她的請求,但她必須把孩子留下來作人質、不可以和人擁抱、晚禱鐘聲響起時必須回到湖中。

─少女回家與母親團聚〈大提琴與長號〉。

─母親不讓少女回去。水怪在暴風中現身憤怒敲門,母親就是不應。最後水怪把孩子撕成兩半丟在門前。

─尾段:青蛙的叫聲〈短笛與長笛〉、母親的嘆息〈英國管和低音單簧管〉、少女的難過〈雙簧管、大提琴、低音提琴〉、水怪神祕地消失。

雖然旋律扣人心弦,《水怪》上演機會卻不多。本周五國家交響樂團不但要演出此曲,還要帶來台灣作曲名家潘皇龍為獨奏小提琴、笙與管絃樂團的雙協奏曲《玉芙蓉》(世界首演),讓我們比對作曲家如何運用傳統素材,並各自以其音樂語彙再創經典。至於《玉芙蓉》背後有何故事?我想就歡迎您到現場體會,一探潘皇龍最新的音樂世界。

NSO水影.黎明─敘事交響詩

4/17(五) 19:30台北國家音樂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