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冷公遠行──悼辛鬱

不知是江在雨中/還是雨在江中/雨中的江心一片迷濛/風來的時候江雨斜斜/浸濕了旅人的心/他的眼睛是一枚軟木釘/再也釘不住/水的腳程//這麼著就闔了眼/收起了一個接一個/念頭的翼/去尋雨中的孤舟夢──辛鬱〈江雨〉

2006年12月16日,辛鬱參加「繆思的星期五文學沙龍」活動。 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辛鬱早上走了。」
中午(4月29日)接起響著的電話,那頭傳來孝惠(按:辛鬱夫人張孝惠女士)微弱的聲音:「古月,辛鬱早上走了。」
由於聲音很小,以為她是說辛鬱早上差點走了,心已緊張起來,後來知道是「已經走了」,霎時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詩壇我初入「葡萄園」詩社,除了受古丁、文曉村前輩的關愛之外,再就屬辛鬱了。
六十年代活躍在文學藝術界的辛鬱,1955年加入紀弦發起的「現代派」,同時認識了洛夫、張默、瘂弦、楚戈、鄭愁予、商禽等人,後入「創世紀」詩社,致力於現代詩的創作;此外,他對現代藝術敏銳,經由秦松認識了陳庭詩、李錫奇、江漢東、朱為白、吳昊等「中國現代版畫會」及「東方畫會」成員。這一群熱情文青們聚在一起,蔚成一股新氣象。
辛鬱在他詩集《在那張冷臉背後》的年表記載1965年大病初癒,與秦松、李錫奇、楚戈等發起舉辦第一屆現代藝術季,其中除了國內受邀的詩人,尚有被他們視作兄弟的韓國詩人許世旭,畫家有席德進、顧重光等。第二年又在耕莘文教院擴大舉辦第二屆,除了新詩及現代畫,更加入了現代音樂及舞蹈。這群人有志一同,有理想目標,共同為現代藝文搖旗吶喊,喚起了許多年輕人的回響,猶如諦造了文藝復興般的盛況。
那是一個劃時代的記憶。詩人辛鬱頭腦冷靜,思路清晰,許多活動在他的籌謀下都能完美達成。可惜藝術季因財力欠缺未能延續。但是這群詩人、畫家之間卻建立了一種革命感情。也因著詩畫的媒介,使我與李錫奇結緣,婚禮上許世旭及辛鬱成為男女雙方的介紹人。之後辛鬱與孝惠結婚,我與許世旭是他倆的介紹人。此後兩家與商禽、楚戈相交往來篤密。
在詩壇被稱為三公的歪公商禽(1930-2010.6)、溫公楚戈(1931-2011.3)前幾年相繼過世,知交許世旭(1934-2010.7)也在商禽過世相隔數日辭世,冷公辛鬱近二年備受心臟病糾纏之苦,終亦隨之遠行。相識相交近一甲子的歲月,而今眼見老友一一凋零,怎不令人唏噓慟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