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樂聞樂思】放棄美 就是放棄自己


焦元溥/聯合晚報∕     2016/02/16 第1002期
我曾在本專欄中提過數次,我對德國大提琴家沃格勒(Jan Vogler)的欣賞和尊敬。也提到我曾經對他說,以他對人情世故的體察,求同存異的努力,他不只該是一位音樂家,還可以當政治家,「或許你可以考慮去當德國總理呢!」沒想到,沃格勒還真把我這句話轉告太座。沃格勒夫人是小提琴家王崢嶸,「但我可不希望當總理夫人啊!」在沃格勒音樂會後我們聊到此事,覺得非常有趣,而沃格勒最後說:「很誠實地告訴你,我雖然喜歡和人共事合作,但真的沒有想過投身政治。我真心相信,我認真演奏,把每個音都拉好,就能讓世界更美好。這句話始終在我心裡徘徊不去。沃格勒不是自傲的藝術家,他說這話並非認為自己能夠撼動世界,和德國總理一樣重要,而是真心相信作為音樂家,在本身崗位上勤奮專注努力不懈,所能成就的絕不只是精采演出而已。拉好一個句子,掌握好一個關鍵的音符,其所帶來的藝術可以改變聽眾的一生。就算是一個聽眾也好,改變了就是改變了。只要體驗過這樣的美,即使僅是一瞬,一生都不可能忘記。
如果不能理解藝術的重要,那我想最近的新聞,已經可以說明一切。
是的,我指的就是台北燈會主燈。
一座城市美感如何建立,正是積累於大大小小的類似事件。小到路標招牌,大到年節主燈或公共建築,每件事都關乎美感,也就無時無處不是美感教育。珍惜每一個美好,不放棄追求美的任何一個機會,這個城市才可能會美。這絕非請了什麼文創設計師,花錢把街道巷弄拉皮整形就可達成—特別是如果找的還是對歷史文化認識荒謬的設計師。
但究其根本,這一切的起點,在於對藝術、對文化、對美,要有尊重敬謹的心。文化不是門面妝點,而關乎我們是誰。終日輕口薄舌,對藝術缺乏尊重,不能體會諸如沃格勒「把每個音都拉好」的奉獻與影響,談美終究是虛言。誰說「實用主義」就要棄絕美感?舉任何我們能想到以「務實」著稱的國家或民族,他們的藝術成就縱使非世之頂尖,也不會墮落到輕賤文化藝術,將美感視若無物。事實是,追求實用就更該在乎美感。建築招牌每天在看,一醜就是醜上三五十年,怎能掉以輕心?
都說否極泰來。希望春節過後,我們還能谷底翻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