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樂聞樂思/一魚三吃好處多

2016-04-24 14:03 聯合晚報 焦元溥


昨天是「世界圖書和版權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自1995年起把4月23日定為World Book and Copyright Day,希望推廣閱讀和寫作以及提升版權意識。之所以訂在這天,在於這也是莎士比亞的忌日(附帶一提,他於4月26日受洗,很可能也正是在4月23日出生)。昨天網路上有許多活動,大家紛紛貼出手邊讀物第56頁,算是共襄盛舉。
如果你願意更熱情些,那麼關於莎士比亞閱讀,接下來還有一對活動可以參加,那就是國家交響樂團的「白遼士雙響」:5/1的解說音樂會和5/6的交響音樂會。畢竟,論及和莎士比亞淵源最深的作曲家,白遼士若排第二,還真沒人敢排第一。
是呀,都是那天殺的《哈姆雷特》,可恨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讓我們青春熱情的作曲家,就算語言不通,望了台上女主角仍是一見鍾情。苦苦追求處處碰壁,換來愛如潮水大爆發,於是我們有了曠世絕作《幻想交響曲》,還有以《哈姆雷特》穿針引線的「續集」,精彩卻罕見演出的《雷利歐:回生記》。白遼士不重複自己的成功,總要為每部作品提出新見解,雖千萬人吾往矣。超技鬼才帕格尼尼委託他寫中提琴協奏曲,白遼士卻譜出自在低吟,終樂章八成時間都讓獨奏家在台上呆站的《哈洛德在義大利》。「怎會有人做出這種事?」別說帕格尼尼不理解,兩百年後的我們也很難理解。
但帕格尼尼最終還是理解了。當他終於有機會親聆《哈洛德在義大利》,聽完後,他默默走到台上,對著白遼士單膝跪下,親吻作曲家的手。
從此,白遼士成為巴黎樂界瘋狂嫉妒的對象。為了回報帕格尼尼的盛情,他努力譜寫戲劇交響曲《羅密歐與茱麗葉》,果然又創出史上最別出心裁的愛情史詩。他能刺耳激進,也可溫柔平和:歌曲集《夏夜》抒情恬淡且別出心裁,《浮士德的天譴》管弦奇觀則令人瞠目結舌;《基督的幼年》旋律美到不可思議,將聖經故事寫成玫瑰光暈中的古老童話;而他跨時代的巨作,長達五個小時的歌劇《特洛伊人》,又把一生對文學的執著化成浩瀚無比的深刻與典雅。說到底,這就是個熱愛文學又熱愛音樂的熱血藝術家。讀他六百多頁的《回憶錄》,你會知道這根本是活生生的唐吉軻德,而他出眾非凡的創意,又可比創造出唐吉軻德的賽凡提斯。
對了,和莎士比亞一樣,賽凡提斯也逝世於1616年4月23日,今年亦是四百年紀念。趁此機會,就來好好認識白遼士,說不定也會因此一魚三吃,更加親近莎士比亞與賽凡提斯喔!
5/1 14:30 (日) 國家音樂廳演奏廳 「浪漫主義的火焰:白遼士的音樂與人生」
5/6 19:30 (五) 國家音樂廳 NSO 「浪漫白遼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