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被詛咒的獵人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2/8/28
「心正自然邪不擾,身端怎有惡來欺。」馮夢龍《警世通言》中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最後以老僧收妖,留偈教訓收尾。在中國,鬼故事和道德勸諭往往合而為一;在西歐用意不變,內容則多是宗教訓誡。以此為題材的音樂創作,不乏傳世經典。筆者心中最精彩的一曲,當屬法朗克(Cesar Franck,1822-1890)《被詛咒的獵人》(Le Chasseur maudit)。
演奏神童起家,大器晚成收場。教席雖為管風琴,上課卻是教作曲。這位巴黎音樂院最奇特的老師,日常生活平淡,人生起落卻曲折多端。可能連他自己也想不到,他的教學最後竟然開枝散葉,在十九世紀末成為一派顯學,學生更成為「法朗克黨」,不但引領樂壇風騷,更視老師為聖者,懷抱宗教般的敬仰,一如法朗克對上帝的虔誠。

法朗克的重要作品幾乎都在六十歲後創作。《被詛咒的獵人》在1882年萬聖節寫成,完稿日似乎就道出音樂的魔性:萊茵郡主性好打獵,安息日竟也不做禮拜,反倒牽黃擎蒼,千騎呼嘯卷平岡。「既然你那麼愛打獵,那就讓你打獵到時間終結」突然,魑魅魍魎一擁而上,不敬神明的獵人終成獵物為群鬼追逐,直到審判日來臨。

以德國詩人柏格(Gottfried August Burger)的敘事詩為本,《被詛咒的獵人》從貴族號角登場,視角馬上拉開至莊園領地。田園豐美、平疇遼闊,風裡聽得鐘聲悠揚與唱禱歌頌。法朗克向來是甜美旋律聖手,這一切鄉野美好,還有教堂彌撒呼喚,全被他寫成美到醉心的酣暢旋律。接下來郡主策馬入林大開殺興,雲破天開神降詛咒,配器更有傳神摹寫。綜觀法朗克一生交響作品,再無一曲運用如此豐富的管弦花招。那不只是作曲家本人的奇思妙想,更有熱心學生群策群力,合眾家創意煉成的聲音魔法。至於最後一段的群鬼追獵,末日狂奔馬蹄踢踏,配上恐怖喪鐘奪魂擊敲,豈是戰慄驚悚所能形容。在耳順之年寫下這曲《被詛咒的獵人》,法朗克也算得上是老夫聊發少年狂了。

《被詛咒的獵人》充滿宗教誨訓之意,但以前欣賞總是不解:既是藐視天威,上帝發怒,那該是由天使出面給予雷霆擊殺,怎會輪到鬼怪魔物代行懲罰?如今想想倒也公平。有些人就是既賤又爛,貪淫無算。享盡好處吃乾抹淨,最後還訓誡你要保持平常心。地獄已滿,審判太晚,現在的人渣敗類,管他天譴或是鬼抓,所得都是現世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