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什麼曲子最難演奏?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3/11/12
前天訪問了柏林愛樂單簧管首席,才二十四歲的帥哥音樂家奧登薩默(Andreas Ottensamer)。我好奇對他而言,管弦樂曲目中最難的單簧管段落在何處?
「如果論技巧,我當然可以舉出很多。許多現代作品要求之苛,實是不可思議。」奧登薩默舉了一些片段,但最後還是強調:「可尋思一番之後,我還是得告訴你,最難的仍然是貝多芬和布拉姆斯,因為每個音都必須恰如其分,輕重強弱音色明暗,感情表現與句法處理,都必須完美地鑲嵌在作曲家千錘百鍊的音樂裡。他們的寫作無一音無出處,我要知道自己的定位,要努力傾聽團員的演奏,表現自己也要遵照指揮的詮釋,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分,但也不能因此而保守畏縮,因為那音樂裡實有極其豐富的表現可能。所以想到最後,最難的真的就是貝多芬和布拉姆斯。」

奧登薩默這樣說,會不會因為他來自奧地利音樂世家,對貝多芬有特別深刻的情感呢?九月我訪問純法國組合的莫迪里亞尼弦樂四重奏時,提到類似問題,他們也表示:「無論如何,對我們而言最難的,是必須要琢磨音樂每一細節,每一音符都有詮釋意涵的作品,因此貝多芬從《拉祖莫夫斯基》弦樂四重奏開始的作品都非常困難:我想這是一個分水嶺。從此之後,他的弦樂四重奏就不再能簡單上手,非得努力練習彩排否則無以演出。」即使莫迪里亞尼弦樂四重奏已經成軍十年,且每年都學習一首新的貝多芬,但他們還不敢挑戰貝多芬《第十五號弦樂四重奏》,因為對這種作品,「雖然我們已經成立十年,但還是太年輕了呀!」。

之所以如此,其實就如這些演奏家所言,原因來自貝多芬的寫作。從早期到中期,貝多芬的作曲手法不斷發展,一步步成為音樂中的建築家,還以打造教堂與城堡為業。給他一二個動機,透過各種翻轉手法,貝多芬就可以寫出一首奏鳴曲。每個梁柱,都來自擁有相同動機的磚瓦。演奏者可以從小見大,又能夠由大觀小,可一旦知道樂曲竟是如此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知道每一個音符都必須思考,就不得不戒慎恐懼而嚴肅面對。這也就是為何貝多芬的作品總是試金石。

無論是獨奏、室內樂還是交響樂,無論樂曲如何耳熟能詳,都是艱難的挑戰與考驗。特別愈是耳熟能詳,就愈顯困難無比:演奏一首任何錯誤都會被立即發現,諸多名家大師都留下詮釋見解的樂曲,演奏者壓力能夠不大嗎?

但也正是如此壓力,讓演奏者知道謙虛,在一次次推敲琢磨中精進成長。再聽一次貝多芬,相信你也會有不同的心得,和演奏者一起成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