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星期一

樂聞樂思∕你在《古勒之歌》聽到什麼?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5/1/6
跨年場和新年夜,國家交響樂團與諸多獨唱家和合唱團,在呂紹嘉指揮下帶來荀貝格《古勒之歌》台灣首演。不僅演出精采萬分,還意外寫下二十四小時內成功挑戰兩場的輝煌記錄。新年場的中場休息時間,音樂廳走道上盡是興奮討論的聽眾,熱烈盛況令人感動。在如此經典作品與傑出演奏演唱裡,我們究竟聽到什麼?近的來看,《古勒之歌》可以見到許多理查.史特勞斯用過的管弦技法,但荀貝格仍寫出自己的風格。現場聽《古勒之歌》,大概很難不驚艷於那繁弦急管中依然保持透明清新的聲響。要何等腦力、耳力與創意,才能成就如此不可思議的筆法?荀貝格再次證明他能和前輩並駕齊驅,有過之而無不及。
若遠的來看,《古勒之歌》的確也是向前輩下戰帖。還記得《尼貝龍指環》唯一的合唱,《諸神黃昏》哈根吹號角召集眾人的段落嗎?當年華格納寫出極其前衛、難度極高的男聲合唱,而荀貝格《古勒之歌》裡男聲十二部亡靈大軍,顯然把華格納當成標竿且要超越標竿。這是致敬,也是比武,為男聲合唱再創巔峰。但請再仔細聆聽,你會發現《古勒之歌》裡不只有華格納,也有布拉姆斯的縝密筆法、聲部設計與歌唱句法。荀貝格雖然往無調性與十二音列發展,但愈到後期他的寫作就愈接近布拉姆斯。布拉姆斯逝世於1897年,享壽六十四歲—如果他活得再長一些,能聽到荀貝格《昇華之夜》(1899)甚至《佩利亞與梅麗桑》(1905),他會說什麼?以荀貝格對布拉姆斯的景仰尊敬,萬一這位前輩說了苛薄的話,荀貝格會因此改變自己的思考方向?或者他反而會更磨利自己的前衛?
一如諸多先進對《古勒之歌》的影響,《古勒之歌》也給予後世無窮啟發。在瓦德瑪王召喚鬼魂與亡靈現身這兩段,你是否也聽到了和《魔戒》電影裡烽火傳過山脈一景相似的音型與筆法?而在小丑克勞斯唱完的管弦樂段,你是否聯想到《湯姆貓與傑利鼠》的卡通—是的,那寫作配樂的作曲家,就是荀貝格在好萊塢教過的學生。短短兩分鐘篇幅,卻化生出無窮無盡的歡樂,這學費實在付得太值得,但《古勒之歌》的威力還不只於此。請再仔細想想,你會發現《古勒之歌》還出現在好多好多後來的作品之中。即使你可能才和《古勒之歌》初次相識,你卻已熟悉它的無數分身。
最後,相信你也聽到了,國內樂團與歌手的一流表現。這麼難的作品,卻有這麼好的表現。挑戰永無止境,他們還在進步,肯定如此努力與成就,其實也是尊重自己。新的一年,希望大家都能更上層樓,而我期待十年內《古勒之歌》能再現台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