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星期一

樂聞樂思/會彈鋼琴的一朵雲


焦元溥/聯合晚報/2014/11/11
「與其說布朗夫曼是上台彈鋼琴的人,還不如說他是上台挪動鋼琴的人……他看起來那麼健壯,當他彈完的時候,我心想這架鋼琴應該會報銷……他藉著琴音直率傳達許多想法,而這些心靈悸動隨著他的巧手,消逝在空中。」
這是美國小說大師羅斯(Philip Roth),在其名著《人性污點》(Human Stain)中描寫的鋼琴家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1958-)。今年2月和他紐約愛樂來台演出林登柏(Magnus Lindberg,1958-)《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如果你聽了這首作品,大概覺得羅斯所言不虛。可是當布朗夫曼演奏安可曲,那纖巧精妙的蕭邦練習曲和史卡拉第奏鳴曲,又會讓你覺得這鋼琴家簡直和先前判若兩人。

「羅斯當年看了我演奏普羅高菲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哈哈。」音樂會後我直接問布朗夫曼本人,是否同意大作家的形容,他倒是誠實說出自己的演奏變化,「我以前的確彈得比較費力,但隨著年紀增長,我愈來愈知道要如何放鬆,如何自在演奏。我們該把樂器當成自己身體的延伸,而不是為了演奏樂器而毀掉自己的身體。彈琴應該要像是第二天性,而不是全身緊張、無法放鬆,或把樂器視為敵人,要和它鬥個你死我活。我認為當你和樂器相處地很好、很舒服,你也會演奏出很好的音樂。能夠演奏地自然,這是一種天分,但也是一種可以透過學習而獲得的技能。有些曲子要求很特別、甚至怪異的技巧,音樂也很緊張或奇特,你必須得做出回應,但即使如此,身體也該是放鬆的,雖然挑戰可能很巨大。」

這正是布朗夫曼魅力之所在。在美國,他是家喻戶曉的鋼琴巨匠,雖然較少來亞洲演出,但也因為如此,更顯機會難得。布朗夫曼為人謙和友善,音色優美而技巧精湛,對音樂有源源不絕的熱情,更投注心力於當代音樂。他在台灣之前都以室內樂和協奏曲和愛樂者見面,這次終於帶來獨奏,還排出他最拿手的海頓、布拉姆斯和普羅高菲夫,果然誠意滿點。對愛樂者而言,能現場聽到這位錄製過普羅高菲夫鋼琴奏鳴曲與協奏曲全集的名家,演奏技巧刁鑽的《第六號鋼琴奏鳴曲》,絕對是最好的學習與享受。而我相信,當他彈出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溫柔感人的第二樂章時,全場都會被他的音樂所迷倒。

至於這位體型壯碩,宛如天邊一朵雲的鋼琴家,又會帶來什麼安可曲?就讓我們在現場一起期待吧。

11/13 (四)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布朗夫曼鋼琴獨奏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